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阳光农投-泛农企业投融情报站

搜索
查看: 1200|回复: 0

刘士余离任背后的秘密

[复制链接]

144

主题

145

帖子

61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0
发表于 2019-1-31 23: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40.webp-(7).jpg

  三年来,刘士余一路在舆论危机中前行,取得了可圈可点的成绩。但无奈,在其任期内,沪指经历一轮过山车行情,目前点位比其上任之初还要低258点。“在中国做事就这样,业绩永远是第一位的。股市往下走,起不来,这事总要有人负责”。 

  2019年春节临近,在沪深A股持续低迷行情中,位于北京西城区金融街19号的富凯大厦,迎来新一任掌门人。随之而来的,是他必须面对的资本市场监管和发展的各种新挑战。
  有关证监会主席换人的传闻,终于在1月26日下午两点半之后兑现。新华社发布消息称,日前,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同志另有任用。
  此前,《财经》记者已从多处信源处获悉,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将离任,将履新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接任者为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双方交接仪式有望在当日下午举行。易一旦履新,将由此成为证监会自1992年成立以来第九任主席。
  来自供销总社的消息显示,1月26日下午4点,该部门将召开总部干部大会,届时总社领导(含退出现职的总社领导)均将出席。
  一晃三年,证监会主席这一被称为“火山口”的部长级监管部门要职再度易人,但业界人士对刘士余本人罕见批评,他们认为首先还是证券监管的定位和资本市场发展存在结构性问题。若有关深层问题不解决,仅通过换人,并不能促进资本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2016年2月20日,在股灾阴影笼罩下,刘士余临危受命,从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一职调任证监会,接替肖钢,负责中国A股市场的“灾后重建”。其后经历了三年来市场的震荡下行,仅从指数上看,灾后重建基本上无功而返。但在制度建设和市场发展上,已有作为。
  时隔三年,业界人士认为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正在坐上新的“火山口”。略有不同的是,资本市场已经到了无法继续下跌的关键时刻,随着科创板呼之欲出,金融市场扩大开放,易会满面临着比刘士余上任时更大的压力,以及更多的改革突围共识。
  “务实、接地气;大局观好,意志坚定。” 某接近易会满人士向《财经》记者如此评价他。多位金融界人士表示,虽然证监会主席绝非美差,但易会满上任后若能抓住科创板、注册制等问题率先突破,还是可以大有作为。
  三年来,刘士余一路在舆论危机中前行,取得了一些可圈可点的成绩:打击股市各种乱象,解决新股发行“堰塞湖”、严格退市新规、加强上市公司一线监管,优化并购重组等等。这些进展在证券业界赢得了较多认同。
  但无奈,在其任期内,沪指经历一轮过山车行情,目前点位比其上任之初还要低258点。“在中国做事就这样,业绩永远是第一位的。股市往下走,起不来,这事总要有人负责。指数就像地方官员的GDP,虽然刘很努力,但业绩不能算好。”一位学院派专家向《财经》记者慨叹。
  有关刘士余的去向,此前坊间一度传言,刘将出任某省省委书记,后来又传将出任某省省长。还曾有消息称,刘曾有望接替上海市长应勇。还有消息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刘可能到中投任职,但这并非一个好的选择。然而,随着刘士余将履新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的消息落实,上述传言均烟消云散。
  供销总社一职,与此前传言的职位有较大差距。“综合多方来看,高层对刘治下的证监会是不太满意的。”一位消息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大变革时期,这个位置真不容易,刘士余任职这三年在加强监管方面动作颇多,在推进市场化改革方面无所建树,既有重监管后2017年价值投资的春天,也有市场活力失去后2018年的市场死气沉沉的单边下挫,三年不易。”一位证券市场人士慨叹。
  1月25日,一年一度的证监会系统工作会议正式召开。按照惯例,证监会主席做工作报告,总结2018年主要工作,研究部署2019年重点任务。目前官方尚未公布详细的新闻稿。一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表示,在上述会议上,刘士余还吐槽了一下时下对他的各种传言。
  有人曾总结,历任证监会主席,都是带着希望而来,却大多又在失望中离开。
  “这个位置是各方利益博弈点和交汇点,干好也真难,这么多主席,干好的不多。”一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对《财经》记者感慨道。
  然而,新一任证监会主席再度出自银行系统,业界也不乏微词,有提议应该从对口专业中找人接替,比如从券商老总中选择,而不是从银行系统中选任。
  亦有业内人士称,“一般而言,新人上任后的第一年,总会带来些新气象!”对于新任主席有可能带来的新气象,业内期待良多。
  易会满执掌证监会
  在工商银行深耕30余年,对于易会满而言,执掌证监会,意味着人生的又一个重要转折点到来。
  此前数年,国有大行董事长转战证监会主席一职,已屡有先例:2011年10月,建行董事长郭树清调任证监会主席;2013年3月,中行董事长肖钢接任证监会主席;2016年2月,农行董事长刘士余转任证监会主席。2019年1月,工行董事长易会满将接任刘士余,成为新一任证监会主席。
  “风水轮流转,这次轮到了工行。”一位工行内部人士评价道。
  这距离易会满掌舵宇宙行、担任该行董事长才仅仅两年零8个月。
  “易董任董事长这几年,相比姜董在任,战略既有传承也有创新。”前述接近易会满的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其创新之举包括:互联网金融方面更强调开放与合作,同时注重重点城市行战略发展。
  时间回拨至两年多前,2016年5月16日,中国工商银行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组部领导宣布易会满任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不再担任中国工商银行行长职务。自此,宇宙行开启了易会满掌舵的时代,而易的前任则是金融圈无人不晓的知名银行家姜建清。
  现年54岁的易会满,于1964年出生于浙江温州的一座小城。他自1985年加入工商银行,2005年10月,易会满成为工商银行的高管成员之一。这一年,也是工行在前董事长姜建清带领下整体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年。
  在工行上市后的近10年间,易会满从工行北京分行行长升任为工行的副行长,后在2013年5月接替杨凯生出任该行行长及副董事长。
  “易行长2013年担任工行行长就已经是副部级,年轻、睿智、严谨、务实,易行长是一个很坚毅而且大度的人。”工行某分行行长曾对易作出评价。
  “易董事长也曾经做过支行行长,了解基层,他善于在基层做调查研究,推行的改革较接地气,也容易推行,效果也好。”工商银行某支行行长向《财经》记者表示。
  易会满执掌工商银行这几年,甚至从其2013年任工行行长以来,中国宏观环境以及银行的生存状况就逐年不容乐观。
  其2013年出任工行行长伊始,工行曾面临不良贷款攀升的严峻挑战。财报显示,2013年以来,工行不良贷款率从年初的0.85%逐步上升,至2015年底,已达到1.5%。之后,这一数据在2016年曾一度上升到1.66%。
  此外,保持利润继续增长也曾是摆在易会满面前不小的挑战。财报显示,2015年,工行实现净利润2777亿元,比上年增长0.5%,是工行自2006年上市以来,净利润增速首度跌至个位数以下。
  在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的当前,2018年中报显示,工商实现净利润1607亿元,同比增长4.5%;反映经营成长性的拨备前利润达到2807亿元,同比增长8.9%。
  工行管理层的共识是“这是近几年来,中期业绩最为亮丽的一份成绩单。”这份亮丽的成绩单也证明了易会满跨过了上任之初的挑战。
  “目前1.54%的不良贷款率比较低,是我们用巨大的财务成本换来的。”易会满说,过去2015、2016、2017年三年时间,花的真金白银是2050亿,处置了6000亿的不良贷款。
  另据其透露,过去四年时间处置了8200亿不良贷款。
  面对冲击、风险等外在影响,易会满提出,管理层既要保持定力,同时不能忘记创新。为此,工商银行积极拥抱互联网、金融科技。易会满认为,银行与互联网公司今后都会发挥各自的优势,差异化发展。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在2018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易会满分析了其对当下经济形势的看法,他表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特别是国际环境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上升,国内经济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在外部冲击下趋于显性化,银行经营面临的风险和扰动因素增多。既考验我们的战略定力,也考验我们的应对智慧。”
  面对未来纷繁复杂的形势,易会满提出要“稳不忘变,稳不忘忧,谋定而后动”。他表示,未来需要以一以贯之的“行动哲学”和“奋斗+落实”文化,既打居安思危、防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又打知危图安、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进而把握经营发展主动权。
  对于易会满此次转战证监会,工行内部有人调侃称,“易会满的名字好,股市肯定涨。”
  刘士余在任三年
 

  刘士余。图/视觉中国
  作为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任已近3年。3年之中,刘士余从备受期待到备受争议,又淹没于当前市场上的一片失望之中。
  有人曾总结,历任证监会主席,都是带着希望而来,却大多又在失望中离开。
  在这3年之中,上证综指经历了一轮过山车行情,股指一度反弹到3600点附近,后又滑向前期低点,并归于沉寂。2019年1月25日,上证综指收报于2601.72点,较刘士余3年前上任之初的2860点,下跌9.03%。
 

  刘士余在任期间上证综指表现
  选择今天(周六)进行交接工作,符合常态,不会影响大盘。”一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此前,刘士余接替肖钢,其交接日期也选在了周六。
  3年前的2016年2月20日,54岁的刘士余接替肖钢成为证监会主席,坐在了被业界称为“火山口”的位置上。
  刘士余上任之初,中国的证券市场正经历了一场有史以来罕见的股灾,沪指一度从5178点高点跌到2638点,几近腰斩。最终,在2016年年初遭遇多次市场熔断后,前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一片骂声中下台。
  刘士余可谓临危受命。在其上任后,多项新举措出台,包括树立强制退市标杆(如欣泰电气)、出台史上最严借壳标准、通过IPO提速消化堰塞湖等。
  回望过去三年,正如刘士余在2017年初在一场发布会上总结监管工作时所说,“稳、严、进”三字足以概括,这一宗旨也在三年中充分体现。
  例如2018年2月,对于注册制的延期,有业内人士称,这从侧面体现了刘士余的稳。
  “但是刘在注册制上首鼠两端。科创板的迅速创设,即反映了高层对刘士余推行注册制的不满。证监会当时的新闻稿用词很耐人寻味,是‘会同’。”前述学院派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
  刘士余以“严”著称。官方数据显示,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罚没金额、市场禁入人数连年创下历史新高。2018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达到310件,罚没金额高达106.41亿元。此外,除上市公司外,证券公司、会计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等证券市场的“看门人”同样面临严监管。
  A股IPO常态化发行、IPO扶贫等则体现了刘士余的“进”。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2018年CDR相关政策连夜出台,最终以小米首单CDR难产而告终,多只火速成立的战略配售基金因为股票仓位极低而躲过大跌。
  在2016年转任证监会主席之前,刘士余曾一度在央行工作18年。资料显示,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曾先后任职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1996年他调任央行,从银行司副司长到央行副行长,一待就是18年。直到2014年12月出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在农行担任董事长一年多后,刘士余转战证监会。
  上任之初,多位与刘士余接触过的金融机构人士就表示,刘士余作风务实低调,喜欢到一线调研。
  一位地方证监局的工作人员对《财经》记者透露,刘士余是一位很有亲和力的领导。肖和刘都曾到该局调研过,肖只是到每个处门口看一眼,刘则是走进来和每个人逐一握手。
  但上任之后,刘士余屡屡发出惊人之语,其《刘氏语录》时而在市场上掀起一场风暴,与其此前给外界留下的低调形象大相径庭。
  刘士余屡屡放出的“狠话”中,妖精、害人精是典型案例。
  2016年12月,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谈及对股市上举牌行为的态度,刘士余表示,“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他还表示:“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
  彼时,市场上的“宝万之争”正愈演愈烈。宝能系自2015年7月首次举牌万科之后,多次通过杠杆收购万科股权并数度举牌,进而一度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期间恒大也参与其中,举牌万科。
  此后不久,在大连商品交易所第六次会员大会,就非法期货平台,刘士余告诫期货公司,“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你们赚钱有方还要守土有责。”
  事实上,上任三年以来,刘士余每年新年后,都要专程调研证监会的稽查工作,足见其对稽查工作的重视。
  “懂政治,情商高。善于平衡和协调各方面利益关系。”是刘士余上任初期给各方的主要印象。2016年9月,为贯彻落实中央扶贫工作会议精神,证监会为贫困地区企业上市开通了“绿色通道”。刘士余将IPO与党中央号召的“精准扶贫”挂钩,一度遭受市场诟病,但也可见其政治智慧。
  证监会的新挑战
 

  图/视觉中国
  在易会满之前,传言将执掌证监会的人选还有屠光绍、潘功胜等。
  从履历上看,屠光绍年龄稍大,曾在人民银行工作,在证监会工作多年,2002年升任证监会副主席,2007年任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2016年任中投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无四大行任职经历。潘功胜与易会满年龄相仿,先后在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工作多年,2012年进入人民银行,2015年任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局局长。如今,这些传言都已烟消云散。
  三年已过,指数轮回,刘士余的“依法、从严、全面”监管理念即将写入历史,而新掌门人又将面临资本市场的哪些挑战?
  一位资深券商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资本市场的改革方向已经在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有了明确部署,从中可以看出资本市场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由一位新的掌门人来完成也合情合理。”
  当下资本市场发展的任务十分艰巨。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落实从严监管理念,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尤其是新经济,让独角兽企业顺利登陆A股,成为监管层的重要课题。
  刘士余在去年“两会”上对外表示,当前资本市场稳健发展的机遇比任何时候都大。目前,国家经济在转型升级,动力变革、质量变革、效率变革正在推进,“这是资本市场发展绝佳的机会”。
  2018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交易制度,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推动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尽快落地。
  短短百余字究竟意味着什么?2019年1月12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就这段话逐句进行了深入分析。
  方星海认为,“牵一发而动全身”应理解为,资本市场在金融体系中起到最关键的作用,否则就不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打造“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是第一次在中央会议上明确提出,股指期货还要进一步开放,新股上市首日44%的涨跌停板限制应该取消。
  提到科创板,方星海强调“尽快落地”。1月23日,设立科创板和试点注册制实施方案通过深改委审议,距离2018年11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仅仅过去79天,而距离第一次提出注册制,已经超过五年。
  2018年12月20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资本市场改革与发展座谈会,表示资本市场改革已经形成高度共识,即将进入一砖一瓦的实施阶段,将加快推进,并提出下一阶段资本市场改革五项措施。这亦是下一任证监会主席需要面对的新局面。
  除此之外,目前的股票质押风险,仍然如同达摩克斯之剑,高悬在资本市场上方。随着沪指持续低迷,在2600点附近徘徊,股票质押爆仓风险难除。
  据《财经》记者统计,截至2018年9月,A股市场超过97%的上市公司存在股票质押,质押公司总数达3466家,其中质押比例超过30%的公司有764家;股票质押比例超过50%的公司约150家。
  随着2018年股票质押频繁爆仓,缓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问题成了监管层重要的监控风险点。2018年8月24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会议,将股票质押风险与网贷风险并列讨论,足见股票质押风险的严重性。
  根据测算,2018年四季度,A股市场的股票质押风险将迎来集中释放期,如何应对这些风险,对监管层和相关上市公司均是巨大挑战。
  也有学者对这一人事调整表示了担忧。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直言,九任证监会主席都是商业银行行长出身,并无一人来自投行,而货币金融和资本金融两者相差极大,无论是监管还是运营风格完全不同。
  在《财经》杂志2018年推出的纪录片《我们的40年》中,联办主要成员、曾任证监会首席律师、发行部主任的高西庆表示:“现在的证监会与我们最初设计的已经大不相同,而且越往后越看到,政府这只闲不住的手,表现得越来越强烈,而当初我们所设想的哪个抓坏人、防止出事,让市场自己去发展的状态已经是明日黄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